00

人若无名 专心练剑

今晚回前司

早到了20分钟

沿着沙河堤道慢慢走

就想起来

曾经和你约好

找个有风的夜晚一起到沙河边散散步吧


你在做什么呢

也不重要了

我常常要想起来那杯梅子酒

和你描摹我轮廓的那双手

从眉毛到眼睛

从鼻子到唇形

好像是要用力记住

然后狠狠告别

再也不见

手机里有些录音

乍然听到你的声音

有一种异常心痛的熟悉


可能只是因为你在唱年少有为

只是因为这首歌本来就很戳我

所以眼泪才会流下

一定是这样

运动有瘾

“若我活到多一日

还是要珍惜一日

置身废墟更需每天发掘

未到末世安息日

还是向理想整装待发”

我有资格说累吗

放不下,就代表在原地踏步。

我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为回忆是有重量的,尤其温暖的有力量的瞬间。

当它们被厌恶侵占的时候,却尤其讽刺可笑。

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但就正视它,跨过去吧。

我想我大概很难会忘记

这个温柔缱绻又无情的吻

从那以后 就再舍不得让你伤心失落一丝一毫

而你聪明至此 偏偏什么都知道 

仗着这份爱意 偏偏放我不过